1 2 3
公告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兴蓉动态
  新闻资讯

四川兴蓉律师事务所

IMGT1348.JPG


严格司法是防止冤假错案的有效路径

(作者:邓再勇律师)


——从“基本犯”、“结果加重犯”看刑法的“因果关系”

    “严格司法”是党的“十八大”四中全会提出的重要司法改革政策,其以保证司法公正、提高司法公信力为宗旨;要求在司法过程中按照司法规律的要求,将宪法和法律不折不扣地落实到位。

    对法律的准确把握,是实现严格司法、公正司法的前提。司法实践中,长期以来混淆了“基本犯”、“结果加重犯”因果关系的适用标准,导致“同案不同判”、甚至导致冤假错案的发生;其判决使“法治”蒙羞,使“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形同虚设,使“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成为一句空话,使“部分群众对司法的不信任感正在逐渐化成普遍社会心理”······严重影响了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因此,廓清二者适用条件关涉“依法治国”大业,有其现实性和必要性。

一、 “基本犯”因果关系认定。

    “基本犯”是指刑法分则条文规定的不具有法定加重或者减轻情节的犯罪。刑法中的因果关系(“基本犯”因果关系)是指,刑事法律规定的,存在于符合犯罪构成要件的危害行为和危害结果之间,二者之间存在引起和被引起的关系;即“实行行为与定罪量刑有价值的危害结果之间引起与被引起的合乎规律的联系”,危害行为相对于危害结果是一种外因,其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现实可能性,其一旦与法益内部发生危害结果的可能性因素结合,就会改变法益正常发展进程,导致危害结果的显示出现。其虽不是犯罪构成要件,但对定罪量刑有着重要影响,决定着刑事责任的有无和轻重,因此,依法客观、公正的确定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显得特别重要。

    其是以事实上的因果关系(逻辑关系)为基础,定罪性的因果关系中危害行为、危害结果都是指犯罪构成要件的行为和结果,量刑性因果关系中危害行为系犯罪构成要件、危害结果非犯罪构成要件。

    简言之,只要危害行为和危害结果之间具有“引起和被引起”的关系,则二者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二、“结果加重犯”因果关系的认定

    结果加重犯,是指实施基本的犯罪行为但出现了加重结果(超出犯罪既遂要求),刑法就加重结果规定了加重法定刑的情况。结构:基本犯罪+加重结果=结果加重犯

    目前,理论界对结果加重犯持限制加重的立场,原因在于结果加重犯的法定刑普遍较高,甚至高于基本犯与加重结果所构成的过失犯的法定刑之和,因此,其成立范围不应过宽,对其成立条件应进行严格拘束。拘束的关键在于要求基本犯罪行为与加重结果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三、从“非法拘禁罪”致人重伤或死亡看“因果关系”滥用的司法现状

    案例一:隆某被骗进入银川市兴庆区一传销组织;新来人员刘某与其同住,传销组织头目要求隆某看管刘某;后半夜,刘某沿七楼天然气管道向下攀爬,不慎跌落摔成重伤;2016年12月23日,银川市兴庆区(2016)宁0104刑初88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以非法拘禁致人重伤,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

    案例二:朱某受邀前往收账,其负责看管债务人韩某;同伙人对韩某进行过殴打、致其轻微伤;期间,韩某大量饮酒,其明知大量服用盐酸二甲双胍片会致人死亡而过量服药,后休克性死亡;经鉴定,其死亡系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高血压性心脏病等基础疾病致急性心力衰竭,全身多发性机械性损伤可以在其心脏功能障碍病理生理过程中起到诱发、加重作用,构成死亡诱因。2017年5月3日,成都市成华区法院(2017)川0108刑初4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以非法拘禁致人死亡,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

案例分析:

1、两个案件均违反“罪行法定原则”,混淆了“基本犯”、“结果加重犯”因果关系的适用标准;对加重情节简单套用“基本犯”“引起与被引起”的因果关系标准进行认定,无视“结果加重犯”需要危害行为与加重结果之间须具有直接因果关系方能适用的条件。

    案列一中,隆某的非法拘禁行为与刘某重伤后果逻辑上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刘某重伤后果(非法拘禁致人重伤属结果加重犯)与隆某的拘禁行为应适用“直接”因果关系标准,而其重伤的直接原因是其自身攀爬跌落所致、与非法拘禁行为无直接关系,因此,被告人隆某无须对刘某重伤的后果(加重情节)承当责任,只构成非法拘禁的基本犯。

    案列二中,虽朱某等的拘禁行为与韩某死亡在逻辑上有一定的因果关系;韩某死亡后果(非法拘禁致人死亡属结果加重犯)与朱某的拘禁行为应适用“直接”因果关系标准,而其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其自身基础疾病、过量服药饮酒所致,与朱某等非法拘禁行为无直接关系,因此,被告人朱某无须对韩某死亡的后果(加重情节)承当责任,只构成非法拘禁的基本犯。

2、解析刑法第238条对“非法拘禁罪”的规定

    第一款:“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从重处罚。”

    第二款:“犯前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该条文中“致人重伤的”、“致人死亡的”,是指非法拘禁行为本身致人重伤或死亡,即结果加重犯的规定,这就要求非法拘禁行为与重伤或死亡后果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行为人在实施基本行为之后或之时,被害人自杀、自残等自身行为造成死亡的,因该结果与非法拘禁行为本身欠缺直接因果关系,不宜认定为结果加重犯。

3、《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法纪检察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再次印证:“结果加重犯”中因果关系认定应适用“直接”因果关系标准。

    “非法拘禁致人死亡是指非法拘禁过程中,由于暴力摧残或其他虐待,致使被害人当场死亡或经抢救无效死亡,以及被害人非法拘禁期间自杀的。”

    由此可知,结果加重犯中致人死亡的后果与非法拘禁行为因果关系成立必须要具有“直接”因果关系,而不应介入其他因素。举重以明轻,结果加重犯中致人重伤的后果与非法拘禁行为因果关系成立也必须坚持直接因果关系标准。

四、 国内同类案件判决,坚持基本犯罪行为与加重结果之间适用直接因果关系标准。

1、 非法行医中因果关系的把握(2014年《人民司法》)

案号:一审:(2012)朝刑初字第3355号;

          二审:(2013)二中刑抗终字第346号

    裁判要旨:非法行医行为与就诊人死亡结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的可以认定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二者没有直接因果关系时,如果行为人的诊疗行为致就诊人死亡的多个原因中不居主导地位,即参与度不高于50%,不认定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但可以按照非法行医罪的基本犯处理。

2、 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情节的认定(2017年《人民司法》)

案号:一审:(2014)丰刑初字第1011号;

          二审:(2015)二中刑抗终字第16号

    裁判要旨: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属刑法加重情节。认定造成就诊人死亡情节,应区分因果关系与归责原则,或者说将逻辑上的因果关系与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相区别。被告人非法行医的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的结果之间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并不必然得出被告人要承担就诊人死亡刑事责任的结论。

    上述案例均强调:“结果加重”情节与基本犯罪行为须具备直接因果关系,才成立“结果加重犯”;否则,只能以“基本犯”论处。多因一果致加重危害结果,基本犯罪行为必须居于主导地位(即参与度超过50%),方能认定二者具有直接因果关系、成立“结果加重犯”。

    总之,我们必须分清“基本犯”、“结果加重犯”在因果关系认定上的适用标准:“基本犯”因果关系认定强调犯罪行为与危害结果有“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即可;而“结果加重犯”因果关系认定强调基本犯罪行为与加重危害结果必须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罪刑法定”是刑事判决的基本原则,准确把握刑法条文是严格司法、公正司法的基础和前提,是保障法律正确适用的关键;因此,我们必须在立足法条的同时,探究法条背后的立法原则和原意,为实现社会公平和社会正义提供正确的法律指引!

特别声明:【本网站推送的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及时我们联系, 核实后作删除处理】。

640_副本
四川兴蓉律师事务所
微信号:xrlawyer2  xrlawyer1

电话:02862563009 18181978336

网址:http://www.scxrlawyer.com

地址:成都金牛区一品天下大街999号金牛市中心B座7楼


页面内容来自四川兴蓉律师事务所
相关词条成都律师成都律师事务所成都离婚律师成都刑事律师成都交通事故律师成都风险代理律师成都辩护律师成都民事律师成都建设工程律师成都房产律师四川律师
首 页 | 兴蓉概况 | 新闻资讯 | 专业团队 | 业务领域 | 典型案例 | 法律法规 | 兴蓉公益 | 招贤纳士 | 留言咨询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