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公告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兴蓉动态
  新闻资讯

交通事故中保险理赔的诉讼时效法则

张益均

 


 [案情]
       2013年3月11日,王某合法驾驶机动车将行人何某撞伤,交警部门认定王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何某无责任。王某于2013年1月在A保险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间为1年。何某于2013年3月11日至2013年5月25日,在K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行左胫骨内固定术,后因伤情恶化,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至2013年8月25日。2014年1月5日,到K县人民医院行左胫骨固定物取出术后,2014年2月27日经司法鉴定为伤残程度玖级。事发后何某一直找王某协商赔偿事宜未果,直至2015年3月13日,王某同意赔款并履行。后王某诉至法院,要求A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向自己支付保险理赔款,A保险公司以保险合同之债诉讼时效已过为由拒绝承担保险责任。 

[问题]
        王某对A保险公司的理赔请求权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

 [分歧]
        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六条规定:“下列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 (一)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 ……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
      《保险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人寿保险以外的其他保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
关于诉讼时效的认定问题,出现了以下几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应为道路交通事故发生之日,即王某对受害人何某实施侵权之日即为诉讼时效起算之日,即采用公平原则。
        第二种观点认为应为交通事故认定书作出之日,即交警部门对交通事故中各方主体责任确定之日,即采用填平原则。
        第三种观点认为应为损失固定之日起算诉讼时效,即王某向受害人何某实际承担民事赔偿义务之日为保险事故发生之日,以此时起算保险事故的诉讼时效,即采用赔偿填补原则。

 [分析]
        笔者赞同第三种观点,王某的保险理赔请求权未超过诉讼时效,A保险公司应当向王某支付保险理赔款。第三者责任险属于财产保险,王某向A保险公司支付保险赔偿金的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为2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开始计算。根据《保险法》第十六条第七款的规定,保险事故,指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责任范围内的事故。责任保险,是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责任保险之保险事故发生之日,指被保险人对第三人所负责任性质及赔偿数额确定之日。那么,这里的保险事故发生之日,指“王某同意赔款之日”,而不是“交通事故发生之日,此处的“同意”同样应采“同意并实际履行”之说。
       就第一种观点而言,根据《民通意见》第168条“人身损害赔偿的诉讼时效期间,伤害明显的,从受伤害之日起算”,根据该规定的文义解释,受害人通常是在事故发生的当场受伤,故大多数人认为诉讼时效应自事故发生日起算,并以此侵权之日为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又根据《民通意见》第140条规定“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的规定,诉讼时效中断有三种法定事由:1、提起诉讼;2、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3、一方同意履行义务。那么,对于伤情严重,长时间治疗的受害者而言,在离事故发生之日一年提起诉讼,即意味着受害者要在治疗期间提起诉讼,此时请求赔偿项目仅限于已经产生的医疗费等费用,对于继续治疗产生的医疗费等费用需要在第一次诉讼后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的一年内再次起诉。按照这个观念,当事人可能要进行多次诉讼,这将严重浪费司法资源,且造成双方当事人的讼累。因此,以侵权之日说,有悖于公平原则,将损害当事人的合法利益。
         就第二种观点而言,因损害行为与损害后果往往不是同时发生的,对被保险人是否负有责任,需要交警部门进行认定,这中间有一个时间过程。只有在相关主管部门的责任认定书和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作出之后,被保险人对受害者的赔偿才有法定依据,同时,也只有从被保险人的责任具体确定之日,被保险人向保险人索赔时,保险人进行理赔也才有法定依据。但是,责任保险和其他财产保险一样,只有在被保险人的实际损失发生时保险人才予以赔偿,反之,如被保险人未赔偿,则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此即填平原则。因此,将交通事故认定书作出之日作为保险事故发生之日,不符合填平规则。
        第三种观点符合了诉讼时效的立法本意及保险法的赔偿填补原则。受害者因交通事故后处于治疗期,其对于自己需医治多久、是否构成残疾等情况均属于未知事项,此时属于客观障碍不能及时行使侵权请求权。具体到本案而言,事故发生后,何某一直找王某协商赔偿事宜,何某多次索赔的行为,将产生诉讼时效数次中断的法律效果,直至2015年,王某同意赔款并实际履行。此时方为损失固定之日,如果仍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将有悖于保护正义的公平原则。同时,被保险人实际赔偿后,向保险人主张权利的期间为诉讼时效期间,而根据《保险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其起算点为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计算。“权利被侵害”是明确的客观事实,具有确定性,而不是权利人主观意识下的猜测。在交通事故中,受害者被侵害的是身体权、健康权或生命权,基于此,才产生了侵权请求权,那么只有被保险人向受害人实际赔偿后,其权利才称得上受侵害。此时,开始计算侵权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方能体现诉讼时效的立法本意。如果受害人的侵权损害赔偿得到法院的生效判决确认后,受害人在执行过程中放弃了自己的权利或者超过了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使得被保险人并未实际向受害人履行赔偿责任,此时若保险人向被保险人赔偿,则会造成被保险人未受到任何损失,反而受益的局面,这显然是违背保险法的赔偿填补原则的。
       因此,笔者认为,交通事故保险理赔中的二年诉讼时效应为“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即被保险人对第三人所负责任性质及赔偿数额确定之日”,采损失固定说。


    特别声明:本微信号推送的部分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及时我们联系,核实后作删除处理。

640_副本 四川兴蓉律师事务所
微信号:xrlawyer2  xrlawyer1

 

             

电话:02862563009 18181978336

网址:http://www.scxrlawyer.com

地址:成都金牛区一品天下大街999号金牛市中心B座7楼


页面内容来自四川兴蓉律师事务所
相关词条成都律师成都律师事务所成都离婚律师成都刑事律师成都交通事故律师成都风险代理律师成都辩护律师成都民事律师成都建设工程律师成都房产律师四川律师
首 页 | 兴蓉概况 | 新闻资讯 | 专业团队 | 业务领域 | 典型案例 | 法律法规 | 兴蓉公益 | 招贤纳士 | 留言咨询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