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公告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典型案例›› 行业相关办理案件
兴蓉案例

【行业案例】成都律师——嘱咐司乘看管包还是丢了

  

漫画/高岳

  2011年7月6日,伍某携带摄像设备、脚架包和行李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某汽车站购票乘车,上车前伍某按司乘人员的指示,将携带的装有摄像设备的箱包等行李放置在车厢右下侧的行李箱中。

  此时距离发车时间仅剩1分多钟,伍某对快班车旁指挥乘客存放行李及上车就座的乘务员说“麻烦帮看一下,我去上个厕所”,随后急忙跑去洗手间,待伍某再次回到快班车时,车辆行李箱门已经关闭。到达目的地后,伍某发现摄像设备包丢失,随即报案。

  警方在调取该汽车站的监控录像后发现,在伍某去洗手间的间隙,快班车的乘务人员在没有交代其他乘务人员或工作人员负责照看行李箱的情况下,离开了车辆去取矿泉水,导致行李箱被小偷趁机偷走。

  伍某认为,自己作为乘客,在已经按照司乘人员指示将行李放在指定位置的情况下,行李丢失理应获得全额赔偿,汽车站应承担全责。与汽车站协商索赔未果后,伍某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赔摄像机损失费3.2万元。

  对此,汽车站在法庭上辩称,伍某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伍某自行携带的行李并没有办理托运,对于自带的行李汽车站没有保管责任,仅在存在过错的情况下才需负赔偿责任,但汽车站已对旅客履行了告知保管好行李的义务;同时依据道路运输条例的规定,赔偿的最高限额为800元。

  近日,广西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判处汽车站承担60%过错责任,赔偿伍某经济损失1.92万元。

  ■以案释法

  客运站疏于管理不能免责

  法院认为,伍某在汽车站购票乘车,双方之间的客运合同成立并生效,汽车站对伍某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负有合理保护和提醒注意义务,伍某应遵守汽车站的相关旅客管理规定。

  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九十六条的规定,伍某对超过限量携带行李的,应当办理托运。但伍某未办理托运,并主张是根据以往的惯例行事,鉴于其随身携带的是贵重物品,理应谨慎保管,即便未办理托运也应告知乘务人员注意该物品的保管或采取更严谨的保管措施,因此对于其摄像设备的丢失,伍某应自行承担40%的责任。

  法律规定旅客有对超过限量携带的行李办理托运的义务,但具体实施标准应由汽车站公布,并对旅客办理托运尽提示义务,汽车站未能举证证明其已对旅客办理托运进行了告知,因此对旅客行李未办理托运的行为未作提醒可以视为其对该行为的默认,且作为旅客承运单位,汽车站理应针对自身运营特点,加强各方面管理,旅客放置行李后即脱离旅客控制,此时汽车站理应重视对旅客行李的看管,给旅客提供更为人性化和安全的乘车环境。因此,汽车站应对伍某的损失承担60%的责任。

  汽车站辩称按最高限额800元进行赔偿,法院认为,因铁路旅客运输损害赔偿规定已失效,国务院关于修改和废止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已将道路运输条例第二十一条、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删去,汽车站的主张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来源:法制网

页面内容来自四川兴蓉律师事务所
相关词条成都律师成都律师事务所成都离婚律师成都刑事律师成都交通事故律师成都风险代理律师成都辩护律师成都民事律师成都建设工程律师成都房产律师四川律师
首 页 | 兴蓉概况 | 新闻资讯 | 专业团队 | 业务领域 | 典型案例 | 法律法规 | 兴蓉公益 | 招贤纳士 | 留言咨询 | 联系我们 |